抬頭一望,透明清澈的圓頂就近在咫呎。我整理一下身上的無菌塵罩衣,起身,離開這唯一一處非人工的草皮。
回家,懸浮在半空中的家!還是家嗎?我無法肯定答覆你這問題。家對我來說,只是暫時讓身體機能休息的地點。利用行星間的公式運轉動能,轉換成可再利用的能源,提供家的穩定依存度。我在離"家"2公尺處,對準監視螢幕,額紋達到標準點,門開啟,迎面走來我的男人,我養的男人,一個不需進食、陪我說話的男人。
  
  「你回來了。」
  「恩。」

這是我倆唯一也是最熟悉的對話。我將無菌塵罩衣脫下,換上纖維袍。出了門蓋,打開能源櫃,進食,還是標準的10分鐘結束所有動作。男人還是忙著那無趣的例行公事,我不懂,也不想懂。回到我的恢復體能區,門蓋開啟,躺下,闔眼,將呼吸調整到最慢速度。
  
         男人在門蓋外的走廊上,來回踱步著。

   「T,你們當初不是跟我介紹S46是最佳伴侶嗎?都一個月了,為什麼她還是那付依然故我?」
   「不是呀,我並沒有說要一個不陪我說話的型號呀!天呀,一定要等到三個月後才能換嗎?」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們就到審判室說清楚!」

30分鐘後,我進入完全恢復體能的狀態,眼睛張啟,完整透光的門蓋外,男人始終不語地看著我,正如我不語地看著他。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