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滑稽的老東西。
          收集了所有痛苦,用鮮血寫成。



           香水 雨水 紅藥水
         樓梯轉角的古龍水味盤倨不散
          雨水的潮濕 窒息的電梯
           男人的傘 點綴著
          紅藥水自你腕間洩出
           我單腳膝跪 伸舌舐舔
          一股鼻嗆  心碎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