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化
在你視線之後,網球穿梭於兩人球拍。
一擊一回
節奏 抑揚頓挫

拾不起什麼
難能可貴

你走路的姿態有些熟悉
話與話間  習慣性的垂下眼皮
痛 看在眼底
沒說出口:我曾哭了數不盡的綿延夜晚

值得嗎?每當到了三月
我還是會想起霸道的牡羊個性

學士服、畢業
我想起的是:拔溪邊野薑花來參加典禮的承諾。

看 兩端的文字
他書寫生活點滴,如此自然
朋友.......俯拾即是
孤單.......是騙自己的自溺狀態
.................................................


我們的故事展開於此都市的和平之島,很快就完了。 
人要是能經驗到命運,那不會在這兒。 
人要是有命運,那麼此人定是男人;人的命運若是得來的,那麼定是女人。 
生命悲傷地打這兒消磨掉人,只有工作留著。 
有時,有個女人努力想加入流逝的生命,磕牙一下。 
(可是)生命會悲傷地隨汽車而駛開,快到腳踏車追不上。再會吧! 


                                                                                      <女情人們> 
   艾芙烈‧葉利尼克(Elfriede Jelinek)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