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4 Mon 2005 00:40
  • 珍惜

這三天
回到彰化
阿公八十一大壽
這天是個好天氣

回到家
發現媽睡在我的房間
怎麼?是分房嗎?是又怎麼了?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
我成了家裡的調劑者
我不會眼睜睜看著爸媽生悶氣
我知道我要出聲

所以,我擁著母親
撫著頭,對她說話
母親哭了,自從外公生病後,母親就很容易哭
她啞著聲說:你們知不知道我很想去死!你們都大了,都不要我了!
我哭了,眼淚劃過我的臉龐,落在母親的肩頭上。
我繼續說著,繼續開導著。
爸聞聲,從客廳走過來了。
終於,我讓彼此說出心中的不滿
然後我繼續含著淚,向兩端解釋另一方的想法

母親容易悲觀,常心疼她的母親做了一輩子苦工,不識字又在家中得不到地位
身為女兒的她,就如同潑出去的水。也只能多找時間回娘家看望,不能真正分擔到什麼。
我知道母親的苦,但我對她說:上一輩有上一輩的生活過法,你不是她,你怎麼知道她不快樂!如果你硬是要改變她,她說不定很緊張、很害怕。

有很多話,我在無意識下衝口說出。

爸的心裡也有苦,他是家中么子。每次,其他兄弟姐妹都要他照顧需要長期服用藥物控制血壓的阿公。為此,時間、金錢、心力都只有我們家付出,所以媽一直不能諒解爸。
父親很小就沒有母親。
有次,當妹跟媽吵的不可開交時,父親只是靜靜坐在妹妹的身後許久。
在起身離去時,啞聲對妹妹說:爸爸從小就沒有媽媽,有媽媽的小孩真的很幸福。
只剩下阿公的爸,心中的苦,我知。

八十一大壽
父親那邊的親戚都回來了
我從過往那個只喜歡躲在房間的小妹妹
褪換為一個參與家族討論的人
這也是一種學習吧,我想。

爸跟媽又和好了,開心!


21歲21歲
去年生日是寫篇給自己的文章
今年本想寫篇墓誌銘
但想了想,感覺沒啥建樹
應該擠不到一百字,便作罷。


今晚回程時
搭的火車在抵達後龍站不前處發生意外
臨時停車許久,大家並不以為意。
此時,列車長廣播:各位旅客,由於剛剛有人自殺,所以我們按照規定要趕快找到自殺者的遺體,如有耽擱,敬請原諒。

頓時車廂內引起一陣騷動,有幾個女人開始拿起手機打電話,胡亂說了一堆,唉。

警車、救護車來一堆,找了許久,還是找不到。
於是,列車長又廣播:各位旅客,由於未找到屍體,又不能移動列車,所以我們將用電車當接駁車,把各位載離此處。

又等了十分鐘,電車來了。
列車長又廣播了:各位旅客,由於人數過多,所以第一次接駁車載第1~3節車廂乘客,其餘另行等候。

又過了十分鐘,我們這第五車廂看著那電車載滿人,從車窗駛過。
列車長又廣播了:各位旅客,我們移動第1~3車廂乘客後,已經找到傷患,本列車又將啟動。

傷患?那還有救囉?我在心中不斷說阿彌佗佛。
回台北後,搜尋新聞:http://tw.news.yahoo.com/051024/4/2g3mr.html


人一但有了會失去的東西,也才會有害怕的東西。可這就是幸福吶!
                       - 甘露。吉本芭娜娜 -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epper
  • 還沒仔細看完,不過先恭喜妳老爸和老媽和好了 :)<br />
    <br />
    我超少回家,應該說在外面的時間都比在家多<br />
    有時都覺得很過意不去 :(<br />
  • ash
  • 我家庭擺第一<br />
    所以就算到了很遠的地方<br />
    還是有放不下的情緒<br />
    <br />
    主動關心家人<br />
    打通電話也很棒<br />
    我每個禮拜都跟家裡通話三次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