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陪小安去公館找工作
可能因為我的庇祐吧...嘻嘻
讓她昨天找到生活工場的晚班工讀
今天就能去上工

當我們興高彩烈
拎著藍家割包和青蛙撞奶
在baleno前等公車時
看見走廊樑柱旁,有個阿公手捧兩束野薑花
腳跟旁是一個中型水桶,裡頭裝了近十束的野薑花,滿滿的。
阿公不懂叫賣,只是在那裡靜靜站著

我跟小安看了都很心疼
我一直回頭看他
人來人往,大家都假裝沒看到
我看著他,想到我的阿公
忍不住,走向前問他怎麼賣?
他小小聲地用台語說:五十。如果你買兩束,我一束算你45
阿公真的不會做生意,如果是商人,都嘛一束60,兩束100
我買了一束,一束有十支,都送人

朋友收到時,直說我人好好
我想,我只是容易濫情,就如同我過往的糊塗花痴一樣
有時,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
可能他拿到錢會拿去買酒喝、買菸抽,甚至拿去賭
可是,我還是會不忍心

野薑花
每當我看到野薑花,就想起那個承諾:
  當你大學畢業時,我會親手摘束野薑花去參加你的畢業典禮。
戀人還是不要亂給別人啥承諾好,往往都實現不了!

今天鏘鏘鏘老師上鏡焦、光圈、景深
唉......我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ash

艾許-質因數的美麗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