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整天的雨
今天一整天的風
老天爺最近應該面臨更年期,不然怎麼那麼討厭~

我每次都提早一小時到開會的專業教室
今天遇到那個很可愛的學弟
很奇怪,我其實不算認識他,連名字都不知道
不過他對我很好,每次都會跟我打哈哈
去旁聽林宏璋的課時,他都會在課堂上發表自己的想法
我想,也是好人一個

我真覺得自己一個人住在中壢頗有去山上修行的味道
少話,就會多去觀察生活中來來去去的人
少話,就會想通很多事

才剛放寒假一個禮拜左右
我認識的人就有兩個失戀
奇怪的是,我好像都認為理所當然
好像我對愛情沒啥想像嚕
現在只想把自己份內的事作好就好
我相信在我沒有成為很棒的人之前,會喜歡我(我喜歡)的人也不會多棒的~

再看一次鍾文音的情人的城市
看到她寫巴黎的地鐵站是冷漠與分貝的交接處
對我來說,台北車站同樣也是冷漠與分貝的交接處
燈光昏暗,似乎永遠陷在迷障裡
藍灰調的空間,感覺每口呼吸都可嗅到金屬味

我還是不敢去看那留言的結果
我想,這輩子都不會去看吧!

世新種的櫻花樹都開花了,很美
尤其抬頭望,乾枝粉花的背景是天空時,更是美麗
可惜我沒相機,不過,就算拍下來,也無法留住第一眼的震撼感吧~
創作者介紹
ash

艾許-質因數的美麗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