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洗澡時
我低頭看著我微突的不對稱肋骨
就覺得在我喜愛的男人面前
我會不自覺流淚

多麼醜陋的身體呀 我不得不這樣想
扭轉側彎的脊椎 在皮膚肌肉的底下
像是鬼斧神工 將 所有器官悄悄地有規模地 移動
「全易位了!」。我在X光照前 嚎啕大哭

吃著朋友的訂婚禮餅
手拿著兩人僵硬的婚紗喜帖
是呀 就是這樣的年紀
有那麼一陣子 周圍的人都結了婚
再那麼一陣子 周圍的人都離了婚
接著 紅帖 變成 白帖
就像單細胞生物

如果我有任何迷人之處 那必定只有在你沉睡之際

創作者介紹
ash

艾許-質因數的美麗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