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結果,我應該有畏懼星期一的病。每個星期日的晚上,都會做惡夢。老是有人在我夢裡被殺,我卻只能看著對方被殺。或是我被捅一刀,我也只是看著血不動湧出。搞得星期一都無神上課。
  大家都期待著陽光,盤算春假能去哪裡玩,能再拍哪些好照片!外籍生有的去新加玻,有的去香港。住校生回家。但每到這時候,我就會想起你。心想,如果你還在,也許今年你還想去日本找你的朋友,和男友到處玩。
  也許那年放春假前不跟你聊天就好了,或許知道消息的那晚,心就不會那麼痛。因為那次聊天,知道你其實不像你外表的冷漠,你很可愛,你有你的夢想,你有很多想做的事。我知道,是我小看你了。今年的雨比去年多。去年在北投的塗鴉還在,過了一年還是那樣鮮豔,如你的笑容。
  那晚的九重葛照片,那晚的他。我到現在還是感激著。不過,我沒再跟他聯絡了。你如果問我會不會難過?恩,很難過。畢竟他是唯一那麼聊得來、唯一跟我說反話,我又聽得進去的人。
  前幾天,我知道我高中同學懷孕結婚,很震驚。畢竟讀彰女,這樣要求升學的高中,拚國立大學拚得要死要活的學校,有人放棄學業生小孩去,我......真不知高中那三年是在做啥。我還是很傳統,相信教育是改變生活水平最好的方法。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