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坐位沒人
整節車廂不到十人
我靠在窗邊, 看著夜漸漸黑

隔壁走道的婦人
吃了一個池上飯盒, 現在正吃著蝦味先
我如果是她, 我不會坐在票根上的指定位置, 跟陌生人坐在一起
因為整節車廂不到十人

太奇妙了, 自從我到台北讀書後, 就沒再搭到這樣空盪的火車
我心裡暗自盤算, 以後要改成星期一不排課

聽著伊藤由奈的 Faith
把江國香織的薔薇樹、枇杷樹、檸檬樹 看完
這幾天 好迷這本書
我就像裡頭的櫻子與衿的綜合體

每當看這類的書
就忍不住想起最後的那一段時光
愛情 一開始 我相當 Focus 在對方身上
而此時的對方 卻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也同樣認真喜歡我
等到 對方說出:我覺得我們兩個人很多地方很相似時
我就忍不住在心理頭大喊:唉,我們緣分盡了。
然後再過一陣子,對方就會對我說:你變了。

其實 不只是愛情 就連友情也是
我相當害怕對方說出:我們是一樣靈魂之類的話
我怕失去自己的獨體性,所以當我放手一段感情時,往往對方還以為我是在勉強自己離開他。
其實不是,我一點都不勉強。
結果當我回頭偶爾問候對方時,對方如果依舊武裝自己,希望我不要再喜歡他時,我就覺得這個人已經過去了,我實在不想解釋我的心,也不想留住對方。

為什麼大家總是把結婚跟幸福放在一起?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