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天的情緒起伏在抽抽搐搐的哭泣中平定下來
是為了自己哭嗎
為那個失眠又食不下嚥的自己哭嗎

作業繳交底限陸陸續續出現
下禮拜六是畢業典禮,好快
下午給了押金一萬 房事終於敲定

沒電腦 書就盡量看
看著柳美里的 "魂" 想像之後一個人居住的處所
那小小的空間 充滿自己的氣味
或許我又可以回到寫字的日子
深夜裡 寂靜裡

寂靜常換化成寂寞
寂寞包裹著身心
常使我站在熱鬧喧囂的街頭 遍尋一個人不著
癡癡等候

一股衝動 我想攝影
想拍下你的眼睛

對我來說 你一片模糊
對你來說 我又何嘗不是

打動我的心 你其實已經做到
因為我知道那些小小生命築構你現今的生活

我不擅言語 也不擅將這些文字說白
你不擅主動 或許我要親自牽起你的手 你才會緊握

機會還在,是吧?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