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戶剛從洛杉磯回台避暑,在客戶面前,忍不住想起你也剛從洛杉磯回來,還去了我先前不斷狂喊的拉斯維加斯。

  好燥熱的台北,這是你的故鄉,並不屬於我。在開放式的餐廳,高溫引起的輕微暈眩像是去年你給我的擁抱與輕吻,想起你邪氣魅惑的雙眼。說要拍下那雙眼,卻再也沒連絡過。再見面,又該說什麼?前陣子,在你家附近與客戶有約,等待的時間讓我按下播號鍵。號碼換了,我現在才知道。

  早知你會再回到你的出生地,只是時間早晚問題。當兵後將一去不復返?那時我應該是個區經理,邁入人們口中的適婚年齡。最後一次,你送我到捷運時,淚眼婆娑的我,信誓旦旦說著:" 再過三年等著收到我的喜帖吧!" 現在想想,排行長孫的你,或許是我收到你的喜帖也說不定。

  你擁有極好的家境與親人,不知道過了一年,有沒有所醒覺而珍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