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連假回彰化,幾乎每天都在做冒險。回家第一天,全家一起看海角七號。之後幾天除了做成就書部分外,還有跟爸媽聊到IN80這群一直衝的瘋子家人,哈哈。

  越抗拒越持續。
  關於找工作不積極,是因為我好想回彰化。Johnny不斷誠實溝通他對我的體驗,要我想清楚回家究竟是逃避還是面對。第二weekend出來之後的新小組會議,我說留在台北,可是我表裡不一,心裡頭還是想回家陪爸媽。 

  在家裡的這幾天,傍晚我會到白樺樹健行步道騎腳踏車散步。沿途相識與不相識,都會輕輕點頭微笑。我把腳踏車停在一個定點,望向一整片的稻海與連綿的中央山脈,時有火車從遠方駛過。想起海角七號裡頭,阿嘉的繼父常說:「這片海這麼美,為什麼留不住年輕人,要出外做人薪勞...」,我也常想,這片土地那麼美,為什麼出去的年輕人都不再回來?總是把小孩放在鄉下給阿公阿嬤帶。 

  國小一畢業,開始住校生活至今,我的成長過程只有同儕沒有父母。
  回家這幾天,設了鬧鐘。睡的沉,總是聽不到。Johnny不斷提醒我,總有一天會嫁人,會離開家。我知道他要我早點鍛鍊這一塊,但那只是讓我更清楚能陪在父母身邊撒嬌的時間已經不多。小組會議時,我說我不想走我媽走過的路,把青春犧牲在家庭裡。但這次回去,我才知道我媽從不認為是犧牲,那只是我的自我投射。當我在這樣的拉扯中,只是讓自己更累,就像山訓那天一樣。 

  IN80期間我會留在台北,11月底搬回彰化。爸媽也支持我這麼做。
  冒險不代表要讓氣氛僵硬,只是將自己的心交出。

---------------------------------------------------------------------------­--------------------------
分享這幾天看到的文章:(取自2008.09.25 自由時報/林俐)

  有三個兄弟遇見了神仙,神仙說,你們爬上這座山,找到你喜歡的地方,就可以安住下來,在那裡生活。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回頭走。有可能走到最後什麼都沒有喔!你們要把握機會,不要貪心。 

  最小的弟弟才走到山腳下,發現山邊的沿岸有很豐富的魚群,於是他決定生活在這裡,成了一位自給自足的漁夫,有了美好的家庭。 

  老二和哥哥繼續往上走,到了半山腰,二弟覺得這裡的林木很茂盛,他決定在這裡安生立命,於是成為一位快樂的樵夫,也找到心愛的妻子過著安定的生活。
  
  大哥選擇往更高的地方走,他經過了無數茂密森林,涉過了清透冰涼的泉水,在美好的景色前駐足凝望之後,還是繼續往前走,一直不斷的往前走,只見景象越來越荒涼。有一天,他終於到達了山的頂端,如同神仙說的一樣,真的,什麼都沒有。沒有魚、沒有樹,什麼都沒有。 

  他坐在最高的一顆石頭上,望著浩瀚壯麗的風景,一切都變得那麼渺小。他經歷過了一切的山色,感到很滿足,沒有一絲遺憾,也不再有疑問。他靜靜的坐著,就這樣,與一無所有的空靈對望著,做為生命的終點。 

  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這個故事深深感動著我。我想,所有身上留著冒險血液的靈魂都願意走到山的最深處,因為這生命充滿了好奇、探索。即使他知道,到最後,可能一無所有。 

  三個兄弟的故事,無所謂的好與不好 ,也沒有勵志的效用。但我覺得,這才像真實的人生。也許你是那位漁夫,也許你是那位樵夫,也許你是那追求未知的冒險者。 

  擇你所要,擇你所愛。

創作者介紹
ash

艾許-質因數的美麗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