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隨意轉著電視遙控器,轉到緯來日本,看見重播的交響情人夢巴黎篇。我很認真專注地看著。我可以感受到野田妹的痛苦,我想到了為什麼我猶豫要不要考藝管所這件事。

原來,是我太害怕去面對自己的渺小。
太害怕在佼佼者中,自己是不是沒有天賦卻硬要往上爬。

我看著他的照片,依舊帥氣滄桑
菸不離手,眼神總是索愛著

因為太害怕太寂寞
所以我們奮不顧身讓自己碎裂在愛的恆河裡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