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和妹妹skype
她說她被上司要求加強英文
心裡很難過

雖說我大學讀數位設計,但我只專長電影
拍片上的吹毛求疵曾經惹毛不少人
離開電影藝術的身分後
我是個懶散消極慢吞吞鬼,美工必備的軟體Illustrator
只會手掌的功能,可以說什麼都沒了
除了電影,我什麼都不會

這樣的我,卻找了一個行政美工工作
作了九個月,磨到印了好幾批印刷品
期間也好幾次被要求設計技術要加強
多跟外包的設計師學習

學會在門市賣笑積極
學會告訴自己要忍
相信當下每個努力都會有它作用的時候
雖然心裡頭幹字從沒停過

物理學大師楊振寧說,傳統教育哲學常要求學生拚命「苦讀」,若研究的過程中「太苦」,成功的可能性不太大;要有欲望、希望和動力,克服過程中的「苦」,摔倒了才能站起來。有學生問到「放下和放棄、固執和堅持學」有什麼不同?楊振寧說,「你自己知道。

因為知道自己正在做"定性"的事(從學生時代開始,我沒有個工作可以做半年以上)
也知道自己累積了什麼,才會堅持到現在
當然,離開是必然的,只是不是現在。

下午老闆的朋友送喜餅來
想到AANGEL12月有這首歌....Judy Garland-over the rainbow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