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會不會想起舊情人?
但是想起時,卻又似真似假。
彷彿那時的記憶是種自我杜撰。


當一個人走到盡頭時,就是神的開始。

住附近的一位老爺爺,久病但一點不厭世。
抬起不靈活的手簽下氣切的同意書
生命是延續了,不過與子女的情義卻陷入一種尷尬的情況

現在,每日花六千元請兩位特別看護照理一切
縱使子女們經濟狀況尚優,但一天六千元的看護開銷
怎麼算都是一筆龐大的醫療費用
於是,鄰里間開始說這位老爺爺是如此狠心與自私
活了那麼久還不甘心,硬是要在人生最後的一段路,將子女的生活搞的一團糟

運氣走到底,開始求神問佛
卻怎麼也沒想過運氣本身就是個容易變動的因素
而人為才是可控制的力量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