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走在無止境的岸邊時
             海水襯著我的背影
            你奔向我  試圖阻止
           你以為  我  即將消逝
 
             我的即興畫作
             在老師眼底
           是接近精神崩潰的糾結
          感性與理性  不斷撕扯
              宛如梵谷

             梵谷 呀 梵谷
         他真是為了愛 才割下那隻耳嗎?
             不是 不是的
    我明膫他的苦處:是這世界的紛擾影響了我們的孤獨

             割耳 放手
             孤苦 終老
          在世的畫作 皆為兄長所購

      Fin


@感謝伴我度過國高中躁鬱症時期的朋友、家人
 以及  文彝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